也有人说之前的师姐婚宴时邀请的都是非常好的朋友

李安在1993年讲的故事,二十多年后仍清晰折射出现实的影子。
同性恋,婚宴,孩子,传宗接代。
前几天有个讨论的话题是结婚时要不要举行婚宴,有人说繁琐的仪式累的要死,倒不如直接来个结婚旅行来的开心。也有人说之前的师姐婚宴时邀请的都是非常好的朋友,婚宴倒也愉快。
电影中的新人早起梳妆,向父母拜扣,敬酒起哄闹洞房行云流水。人头攒动,欢声笑语,一饮而尽,回忆往昔,新人相拥——无论怎么看都是标准的喜气盈盈。
其实并不那么舒服。
威威一边喝莲子汤一边听爸爸砥砺人生,触及真实的生活苦涩时,忍不住哭了出来。妈妈身手敏捷抬起她的下颌,手指抵住眼的下方——这可是花了三个小时化的妆!生怕眼泪弄花了妆容。
几桌子的宾客敲着杯子闹着要新人亲吻,敬酒时叫道不喝酒就是不给面子,酒席结束后在水池旁吐着的宾客,赛门送爸妈回住处的车上爸爸靠着妈妈的头吃了药。
也有人说之前的师姐婚宴时邀请的都是非常好的朋友。传统大家族的婚姻给个人留下的空间太少,更多是为了其他——体面、光耀、传宗接代。但是大家还是很开心,不知道是成全了谁的快乐。仪式也许目的不是人本身,而是为了其他,或者说为他人做了嫁衣。
宾客嬉闹起哄时,有人说了一句——这是几千年来性压抑的后果。其实我觉得不单单是性,还有传统的遗存。仪式最初承载的便不仅仅是新人。还有家族,以及社交圈。再往上,举头三尺有神明。
如果认真沉浸于仪式中,周而复始,一代又一代,自然皆大欢喜。可是在仪式的流传过程中,一旦有人醒过来,欢笑的声音便少了一分,多出来的是个体的声音。
伟同和威威都是醒过来的人,一个有自己的爱人,一个有自己的追逐。
却在一场喜宴中叹气、哭泣。

电影最后在机场时,妈妈哭了出来,说我就是高兴。爸爸接着说,我也很高兴。
最后一个镜头是爸爸在消失于黑暗的甬道里,像投降一样举起了双手。
三个年轻人在阳光的地方紧紧相拥,单纯为了自己的快乐,非常可爱。

传统一点点消解,对人本身的追逐将永不停歇。
但愿我们都能为自己做嫁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柚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