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创造性的精神产生的作品才是艺术的

图片 1

跳出传统思维的禁锢

——浅谈石丰《浮生若梦》的艺术圭旨

文/蔡永升  图/石丰

一种理想,必须出现在每个形状、每根线条、每一笔触之前,这是美学上一个无可争辩且不容置疑的原理。否则,外形可能很正确,笔法也很好,但却不能被看作是有艺术性的。只有充满生气的形式才是艺术的,只有创造性的精神产生的作品才是艺术的。

——马克斯 • 利伯曼

图片 2

身若浮萍,根扎何处?镜花水月,浮生如梦?真真假假,何去何从?

艺术承载文化,表现生活,表现创意,表现生命;直面现实,揭示本象,挖掘潜意识,展现自我灵魂,这些都是艺术自身不断进化的表现形式和内在构成。

身若浮萍,根扎何处?镜花水月,浮生如梦?真真假假,何去何从?诸多感慨和探索,呈现在石丰先生的生命镜像和艺术世界中。特别是他《浮生若梦》系列及500余幅手稿的规模,以抽象的线条,凝重的色彩,几何的造型,迷幻的空间,在他多维视觉地交集观照下,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文化的内在实质等多重关系,置放于时空之中,以过去、现在、未来的平行交错和立体概念,使他的艺术表达体现出对人潜意识地深刻解读,以及黄土文明和海洋文明在融合碰撞之后,所生发出的新的艺术思维与艺术观念。同时,也营造出一幅幅解构表象、超越现实和常态思维的审美存在。

图片 3

在这种存在中,一个个具象的、有血有肉的人与物,转换为线条的变体和精灵,而这线条,如同链接诸世的一把钥匙,是打开生命之门,窥见灵魂之真的途径。一个个脸谱式的物像图解和魔幻几何主义理念创造所延展的生命内核,是他超越时空和突破生命表征而直达本相的一种展现。

诚然,人类受制于事物表象的魅惑与局限,难以认知生命的多维存在。但,一个有天赋的艺术家,却对这种多维存在有着清醒的认知。因之,他并不完全依据自己的想象力在作画,也不受具体物象地束缚和控制,而是打开了自己心灵之中的基因密码,洞见了自己累世的文化本质和积淀,以及自我灵魂昭彰过程中的艺术符码被激活。

图片 4

人间许多无法解释的现象,就是人类不配对另一个时间、空间之内的物质存在以判断和认知。佛陀之所以能认知到这一点,就是他的视觉已然超越了时空,看到了大千世界之外的所有显现,才有了他的般若智慧。而佛家的顿悟、渐悟、开悟之说,道家的致虚极、守静笃,实则是说只有通过修炼来打通天眼和连接智慧,就可以视见一切所有,从而见微知著,洞察大千世界。

因此,艺术创作的内容和形式,是对艺术家综合素质和艺术理念及人生价值观的具体透射,也是自我长期修炼和觉悟的结果。透过石丰的作品,可以分明地感受到他对生命本相地深刻认知,有着激活自身光明和基因密码的功能。否则,他不会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新思维、新观念,去打开艺术的智慧之门,展现艺术之爱的慈悲和深层内涵。

图片 5

艺术的学术价值贵在创新、个性、真诚及标新立异,更贵在对生命境界的认知。

石丰以他的奇思妙想和大象无形的感悟力,在诠释着内心之中那颗独具匠心的艺术形式和审美语境,他以自成体系的《浮生若梦》系列,完成了他对人性本质的阶段性观察、反思及多维世相的视觉探知与发现。诚然,艺术语言可以超脱词句而独立存在,并因此承载不可言说之事,而视觉艺术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对文字表达局限性的解决和延伸,表达那种难以言传且人性共通的情感和记忆。

图片 6

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并不是在为创作而创作,而是潜藏在内心的艺术细胞,被冥冥之中不可感知的记忆密码所眷顾,成就了他源源不断的创意文本和艺术脉络。同时,也有无数足以冲决他灵魂的符码,不断叠加,成就了他艺术的连带。无论是《浮生若梦》《大国DNA》《天体家园》等多个系列中呈现而出的作品气象和题材关注,归根到底,皆是他对社会的观察,文化的理解,生命的感悟和灵魂超越的彰显。

图片 7

艺术的学术价值贵在创新、个性、真诚及标新立异,更贵在对生命境界的认知。面对石丰的系列作品与万幅手稿,还有他大量的艺术随笔,让我感触颇深。震撼之余,我感觉如果费大笔墨逐一去对应他的各个系列,倒不如对他的某一个系列进行深度解析,于是我想到生命,想到灵魂,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具有魔幻几何主义艺术理念和表现特征的《浮生若梦》系列。

图片 8

因为,在人类走入雾霾深重的迷茫之境,许多语言已无法诠释这个社会及个体心灵的繁复和差异,更难以顾及生死瞬间才会明白有关死亡的随机与宿命。因之,浮生若梦,梦若生人,是人生最基本的含义,它包含着生命在广义的宇宙空间和狭义的生活环境之中,对宇宙观、人生观的认知多寡,也是获取艺术灵感最大的源泉,而对环境生活认知的深入程度,则是艺术是否取得突破的主要因素。

图片 9

石丰先生的《浮生若梦》系列,以艺术介入生命,以生命展现艺术,自然蕴藏着他对这个时代人性、生命、灵魂的观察角度,对这个时代政治、经济、文化的洞悉和理解。他以艺术的方位路径和联想思维,呈现出叩击人性和直面现实生活、揭示人的生存状态的艺术提问。

图片 10

从广博的文化、道义的担当及人文哲学和画语体系中,体察到一种足以影响我们的思考和力量。

他在创作手记中写到:“感受事物表象,洞悉事物本质,理应是人具备的基本智慧。可是,人的实际状况或思维模式,总是受到诸多因素影响而遮蔽自身的心智和潜能,使人将事物呈现而出的浮华表象,作为事物实质与目的的判断依据,后果往往事与愿违,或误入歧途,或麻木自闭,或自得其乐等。大到思维意识,价值观念,逻辑思辨,小到现实中具体事项的蒙昧利诱,矛盾争斗,常识认知。而人的这种生命境遇,实则反映出人的生存状态,历史特征,文化基因,制度模式等局限所在。因此,我试图用艺术的方法,反思洞悉这种生命的迷局,命运的昭彰,作为个体认知角度和艺术表现形式方面的探索,以便更多地引发读者的思考、辨析与关切背后的成因,以获取共同优化进步的力量,也是我创作《浮生若梦》系列作品的初衷和本意所在。”

图片 11

这是石丰的自我认知,也是他对整个人类社会文化现象及观念思考后的结果。他站在世界文化史观、人类艺术发展史观的角度,通过对生命及灵魂深层次的认知,彰显出他对自我艺术生命的应许。因之,《浮生若梦》系列的表现形式,其特点是打破了冷热抽象之间的隔离,以冷抽象的理性语言构建出热抽象的主观感受和画面构成,并在多维视域及感性审美的观照中,以几何变形的魔幻色彩与线条,强调了生命的扑朔迷离和灵魂的不可捉摸,并在抽象变形的人体脸部特征之外,寻找着一种当代的思维和审美,从而彰显出这个魔幻时代人类的迷茫与失落。

图片 12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类是幸运的,物质文明和技术进化赋予了生活的丰富多彩;生活在这个时代又是不幸的,因为现实的魔幻,价值观的混乱,道德的堕落使人性之恶得以任性和放纵。为此,许多重大的变革,及历史深处众多的文化记忆或严峻现实,也只有在文字与影像的图解中,不断地冲涮人的视觉,使我们既看到历史的虚无与虚无中的真相,更看到历史对现实的镜检。而石丰作为当代艺术家,他的作品呈现和体系构建,不光从传统文化的释、道、色、空之中,看到天道的流变,更从广博的文化、道义的担当及人文哲学和画语体系中,体察到一种足以影响我们的思考和力量。

图片 13

伟大的艺术家都是主宰自我,翱翔蓝天的飞鸟,他们拥抱孤独,使命召唤,坚守信念,勇于挑战。

伟大的艺术家都是主宰自我,翱翔蓝天的飞鸟,他们拥抱孤独,使命召唤,坚守信念,勇于挑战。因此,一个艺术家对生命与灵魂感悟的深度及哲学思辨的能力,决定了他们飞跃的高度。同理,对人性地深刻认知和探究,使石丰深入地理解到生命和艺术的关联、万物一体的关系,也更加自觉地摆脱了观念模式的局限和地域环境的制约,在心灵无拘无束地飞翔中,他被一种超越时空的艺术感受和记忆深深钳制。他沉浸下去,发现了艺术对自我人格和灵魂的救赎及塑造。

图片 14

抽象艺术在西方往纵深发展的丰富性在不断演绎。而抽象之于今日中国,碍于许多国人的感性思维和意向性表达习惯,抽象的东方特色,也成了一种立足于意向性内涵的表达模式。国内的艺术家很难跳出传统文化的禁锢,无法从抽象绘画的精神本质去把握。而石丰先生的思维模式在其长期地勤于思考和敢于超越地坚持下,构建起一套理性的思维导图,从而在其艺术创作上得到充分体现,也助其突破身处的语境制约和停滞在时间表达方式上的某种物质形式的展示。

图片 15

因之,关照现代画家对视觉艺术的探索,发现自毕加索和塞尚以来,绘画不再只是绘画,也成了一种哲学。由此,哲学与艺术的相互依存和融合,成就了现代艺术思想理念的基本特征。它源于对人性和世界本源的自觉意识,哲学也将在这一基础上重新孕育出新的观念。而从石丰大量的系列手稿所体现的语言风格,也可见他对人性本质属性的哲学思辨。他的许多作品是在这种学术支撑和独立自由的状态下,表达出他对人性的叩问和社会的观察。

图片 16

人的脸部,既是思想的,又是欲望的;既是物质的,又是灵魂的。

于是,自由成为艺术和所有学科最宝贵的源泉。没有自由,就没有艺术心境的大自在。石丰的《浮生若梦》系列,以平面的构成,立体的视觉,多维的语境,在一个个脸谱式的画面上,为读者创意并解构出一个个多耳多眼的颜容或面具。因之,人的脸部,既是思想的,又是欲望的;既是物质的,又是灵魂的。石丰在表现善恶交加和人性多面多体的过程中,对人的共性和自我灵魂进行了深刻的透析。但,石丰以画面兼听则明、目迷五色(多耳多眼)的表述并不是这个时代的真谛,而是这个时代目迷五色的展现。如果能抛弃自己的所有耳目,谛听心灵的颤音,那么,定然会从灵魂深处,感受到生命的真义。

图片 17

写到这里,你便会意识到照相机的连续拍摄,人在慢镜头下地不断重叠、叠加的影像,或者人在眩晕之中,看到物像的恍恍惚惚。其实,这就是生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同时展现的过程。而这样重叠相交的物像,正是石丰先生画面之中的灵魂依托和艺术重构,也是他想通过这样的画面,展现自己的艺术审美及形式的源头。

图片 18

他以虔诚的心灵、学者的责任和艺术的使命,谱写着我们浮生若梦般的共同记忆、集体特征和生命轮回。

一个艺术家,只有通过对人性、生命、自然、世界、历史及政治、文化、经济的认知,得到自己的艺术史观,并发掘出自己独行特立的艺术方式,从而以自己的艺术图解社会形形色色的现象,无疑就是一种创造。而这种创造,也就自然带有对生命及人性的反思。因之,石丰对生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着深刻的体悟,他清晰地认知到生命的不同层面,实际上是一个个若梦的镜像在不断地切变中所呈现而出的幻象,它既存在又虚无,包括我们的肉体和我们无从把握的命运。因此,孤寂的生命,在不断地漂移过程中,呈现出梦幻的感觉,而梦幻则是我们意识流动中,对命运或前途无法确定的惆怅,是我们的心灵蒙昧,消解我们灵魂存在的根本,使我们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叠加中,体现出一种理性的智慧和光芒。因此,凡是伟大的艺术家,在灵魂的界面和性情地催发中,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把身心融入到一种宽厚悠远的视野里,以独立自由的意志和天赋,去努力展现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图片 19

现代社会的信息流通,人对事物的关注度相对短暂,即使有些感悟,但稍纵即逝,而一个良好的习惯和传播,是让人记住的惟一通道。诚然,一个人的天赋可以使人达到一种丰厚的高度,但一个人的勤奋,则可以使人达到最低限度的水准。人只有学会了爱这个世界,爱那些微观的存在,才会真正懂得爱自己的同类,或者爱自己。石丰先生无疑是天赋异禀和一个勤勉的人,他持之以恒地以艺术探索和发现,在向观注他的读者,不断地以作品的方式轰炸着人的眼球,向人们传播着关于人性、生命、灵魂、智慧甚至一个叫做真相的东西。

在传播和分享过程中,他真诚、谦虚、认真、平和,并不温不火,以《石丰画语》刷新着思想的深度,也在不同艺术风格实验中,使人眼前一亮,感到他的探求活力与创造性。他是艺坛的跋涉者,也是艺坛的圣徒,他以虔诚的心灵、学者的良知和艺术的使命,谱写着我们浮生若梦般的共同特征和生命轮回。

图片 20

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理性和解,这是一切有道义的艺术作品应有的价值取向和审美特征。

他说:“艺术作品的表现形式尽管丰富多彩,形态多种多样,但艺术作为人类思想与文化的一种载体和呈现方式,其所担当的社会功能与作品的价值观念相得益彰;有灵魂有信仰的艺术作品,以观注人类的生存状态和精神实质为目的,其中以作品本身所揭示或隐喻的社会问题为现实切入点,通过与读者润物细无声地对话交流,形成精神与心灵的彼此关照,传递爱与信心,达成对问题的关注和探讨,以此获得理解认同和共识,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理性和解,这是一切有道义的艺术作品应有的价值取向和审美特征。”

图片 21

因之,艺术表现语言的转换与拓展,作为艺术理念的一种提纯和再现方式,为艺术创意的无限演绎和可能提供了新的实验与尝试,特别是那种鬼斧神工的艺术语境产生的心理感受和预期效果,为读者创建不同的甚至颠覆性的视觉体验和延伸思考带来了新的契机和通道。为此,石丰在尽力规避描绘万物一体的浮华和表象,去努力刻画人与生命背后的本来面目,去揭示人与事物之间的彼此关联和影响。以探讨、优化、解构人性的实质和蒙昧,挖掘人类灵魂深处潜藏的秘籍。

图片 22

时光荏苒,浮生若梦;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思想的厚度和视野的开阔,是一个具有创造活力和大有作为的艺术家的基本素养。歌德言:只有伟大的人格,才有伟大的风格。所以,只有读懂画家的内心世界,才能更好地读懂和理解他的作品。

石丰作为一个清醒而有责任的艺术家,他对文化艺术的普世价值和本质意义有着深刻地洞察和辨析;梳理并纵观石丰先生精彩的艺术文脉和深厚的艺术功底及思想格局,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会不断地创作出突破自我和颠覆自我的艺术力作!

蔡永升 

2018年01月05日

图片 23

【个人简介】石丰,陕西华夏文化促进会副会长,《时代人物》杂志社主笔,独立艺术家,自由撰稿人,资深设计师。2016年《时代人物》首刊报道。67年生于陕西,现居西安;自幼习画,年少时即有作品发表于杂志和报端。曾从事多媒体和互联网等相关设计工作,艺术跨界和艺术门类涉猎广泛,现从事当代艺术创作和理论研究。秉持魔幻解构主义和几何主义相结合的艺术风格和绘画理念,以艺术的方式和角度,揭示人性本质,消解事物表象,解构现实生活,做有灵魂和有信仰的艺术。微信:shifeng1802

《时代人物》是中国第一本与美国《时代》周刊具有天然姻缘的大型时政综合类期刊。坚持以“全球视野、中国高度”为标杆,团结全球学界、文化界、思想精英,深入时代的各个方面,梳理海量信息,用朴实、深刻的表述为您提供最具价值的思想盛宴。

图片 24

【作者简介】蔡永升:1969年出生于西安临潼。美术评论家、作家、策展人。出版有《中国美术备忘录》《呼吸》《饲虎斋主阮班超》《心香鹤影》等多部美术评论文集。曾主编过《文化中国报》《文化中国杂志》《艺术观察》等美术类刊物,也经营过《文化中国网》等网络媒体。现著写、编辑有20多部美术评论集。评论文章散见于《人民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改革报》《美术报》《国画家》《深圳商报》《北京晚报》《黑龙江日报》《陕西日报》等近百种报刊杂志。现有《艺术之城》《博客中国》《今日头条》等个人网络账号载体,表达自己的艺术见解及人文思想。正在修改个人哲学类专著《灵魂之歌·神话与艺术的另类认知》一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